联系我们:通过邮件
欢迎光临 祝您阅读愉快!

安徽快三怎么玩稳赚: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 剌杀与反剌杀!

    第一千七百四十五章

    “不好!撤!”

    远处,隐隐响起一阵惊慌的声音,但是一切已经迟了。

    唳!

    只听一阵阵凄厉的惨叫声,伴随着风雷般的弓弦震颤声,瞬息间,天空中嘈杂的鸟雀啄击声骤然一静,紧接着,无数的鸟雀被一只只锋利的弓箭贯穿,从天空中笔直的坠落下来。

    砰砰!

    那雨点般的撞击声不绝于耳,只不过短短时间内,四周围鲜血如雨,立即坠满了无数鹰雀的尸体。

    瞬息间,只听一声尖啸,天空中所有的鹰雀仿佛受到巨大惊吓般,迅速升高,朝着远处疾飞而去。原本聚集异域王府上空的鸟雀,只不过一眨眼,就散得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“王爷!”

    战斗结束,陈不让迅速上前,走到了王冲身后,恭恭敬敬道。

    “所有的敌方鹰雀已经暂时驱离,不过战斗还没有结束,对方一定会再来的。这一次,仅仅是借着王爷调遣一千铁骑入府的机会,混在里面,趁着对方毫无防备才能得手。不过下一次,对方有了准备,必定会飞得更高,也会更加小心,那时我们发挥的效果也就非常有限了!”

    军中的神箭手大部分都能射出一千米的高度,但是再往上,每增加五百米为一个级数,而达到两三千米,在神箭手中也是凤毛麟角。

    陈不让这次带来的就是神箭手中的强弓手,虽然只有几十名,但射程却达到了接近二千米,但是再往后,就很难触及了。在箭道中,射高和射远是两个不同的概念,就好像一个人可以跳得很远,但却不见得可以跳出同样的高度!

    “知道了,辛苦你了,下去休息吧?!?br />
    王冲淡淡道。

    这一次虽然并没有能够完全重创对方,但是能够一次性射杀二百多只鹰雀,最开始的目的已经完全达到,至少可以暂时减缓张雀他们的压力。

    “公子!”

    就在这个时候,光芒一闪,一阵暗香袭来,宫雨绫香一身夜行衣,鬼魅般出现在王冲身前,单膝跪伏在地上,神色恭敬无比。

    “京师中的情况非常不妙,对方人手远多于我们,另外,他们似乎还招揽了一些江湖中的追踪高手,现在正在全城追杀我们。我已经带领剌杀组的人全力出动,狙击他们,但是很难坚持长久?!?br />
    宫雨绫香的全身被夜行衣掩盖,但是裸露在外的眼睛周围,汗珠密布,身上也是香汗淋漓,显然经历过一番恶斗。

    现在众人的处境非常不妙,不仅是王府上空被对方禁制,连京师各处也在展开暗杀,对方似乎要斩尽杀绝,将王冲在京师中的耳目全部清除一空。

    “明白了?!?br />
    王冲点了点头,他的神色镇定,似乎所有的一切都已了然于胸,并且早有对策:

    “风林火山的人到了吗?”

    “除了必要的,对武力要求不高,监视各个边陲都护府的人手之后,所有人已经全部赶到。不过,风林火山四组只听公子的命令,所有人都在等待公子的命令,我也命令不了?!?br />
    宫雨绫香诚声道。

    “传令风林火山,开始行动吧。另外……”

    王冲顿了顿,啪的一声,手掌一伸,摘下腰上的令牌,顺手很快甩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从现在开始,风林火山归你处置了?!?br />
    风林火山是王冲组建的四组间谍,耳目中的精锐力量,不止精擅侦察消息,而且实力惊人,原本是王冲放之四海,用来侦察八荒诸国的力量,不管是东西突厥,大食还是高句丽,一举一动都逃不过王冲的耳目。

    但是现在,这场大唐历史上,有史以来最大的内乱影响已经超越了对诸国的侦察。要想对付东宫的人海战术,就只能召回风林火山四组。

    “是!属下一定全力以赴!”

    宫雨绫香接了令牌,身躯一晃,立即化为一道轻烟,如同鬼魅般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陈不让和宫雨绫香很快离开,而另一侧,张雀也开始召回那些受伤的鹰雀,开始一一治疗,整个异域王府内一片忙碌。

    王冲抬起头,只见夜空中乌云低垂,而放眼望去,远远近近,灯火稀疏,完全没有了往日的热闹和繁华,而距离异域王府不远的地方,许许多多的民房也是大门紧闭,房间里没有一点光亮,一片肃杀的迹象。

    ——整个京师中的百姓也似乎感觉到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程三元!”

    王冲突然开口道。

    “属下在!”

    程三元很快上前,躬下腰身道。

    “把这个信笺拿去,一切按信笺上的内容行事!”

    王冲手掌一伸,从左手的袖子中取出早已准备好的信笺。

    “是,王爷!”

    程三元一怔,迅速上前,恭恭敬敬的接过信笺,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王冲独自站立在院落之中,周围无数明暗戍卫的金吾卫,和一千名盔甲锃亮,召唤进来的铁骑。

    秋风袭来,王冲抬起头,望着远处灯火辉煌的大唐皇宫,目光变得深邃无比,那一刻,谁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“轰!”

    也仅仅在片刻之后,一声洪亮的钟声从皇宫深处传来,哗啦,伴随着这洪亮的钟声,宫门大开,密集的马蹄声中,无数的禁军浩浩荡荡,宛如一道冰冷的钢铁洪流一般,从皇城中冲出。

    “快快快!”

    无数鞭打战马的声音,和使劲踢打马腹的声音此起彼伏,只不过眨眼之间,所有禁军铁骑迅速冲唰而出,消失无踪。

    “朝廷有令,戌时过后,全城宵禁!违令者斩!”

    一阵阵厉喝声,响彻京师。

    那些从皇宫内冲出的禁军,每十人一组,迅速分成上千组,遍布整个京师,而原本热闹的京师,在戌时过后则一片冷清,只余下那一阵阵蹄哒哒的马蹄声,在夜色中传出很远很远。

    “爹爹,什么是宵禁?”

    城东的一处民房,一名七八岁的垂髫小孩从窗子里探出头来,好奇的打量着外面。但还没等他说完,嘘,一阵声音从后方传来,随后,一只手掌捂住了小孩的嘴巴,迅速将他拉了回来。

    砰!

    两扇窗子迅速关闭,连里面原本亮着的灯火,也噗的一声吹灭了,房间里一片寂静。

    而窗外的街巷上,却是一片喧闹,蹄哒哒的马蹄声越来越近,甚至震得地面的石板都在颤抖,但只不过片刻,一队禁军便从房前一掠而过,消失在远处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酒楼,茶肆,许许多多原本亮着灯火的地方,突然间也纷纷关上大门。

    自圣皇继位,几十年前的那场混乱以来,整个京师终于再次宵禁,佑大的京师瞬间变得一片空旷,冷冷清清,但在其他地方,普通人注意不到的黑暗街巷之中,另一场看不见的战斗正在展开。

    “呼!”

    风声呼啸,就在其中一排长满绿苔的街巷墙头上,光芒一闪,突然之间多了一排身影,这些人手中握着刀、剑、短匕,一个个都穿了夜行衣,崩紧着腰身,如同一张张拉满的弦一样,而所有的人目光都如同猛兽狠狠的盯着对面。

    越过对面的旧墙,夜色中,一双双眼睛如同寒星般同样闪耀着,那是另外一群人,排成一个弧形,同样手中紧握刀剑武器,身体狠狠弓起,似乎随时准备出去。

    气氛剑拔弩张,双方互相对峙,谁也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“吠!”

    突然之间,远处传来一阵狗吠的声音,下一刻,左侧为首的一名壮汉突然低吼一声,突然之间腾空而起,跃过旧墙,向着对面扑杀而去。

    而同一时间,右侧的街巷墙头上,十多名身着夜行衣的蒙面人一声不吭,同时电射而出,向着对面的人影扑去。

    “噗嗤!”

    利刃剌入躯体,引爆漫天的血花,黑夜中,两拨人马迅速的战斗在一起。这是一场无声的战斗,除了最开始低吼之外,黑暗中谁也没有发出声音。

    砰砰砰!

    一柄柄利刃在虚空中急速的闪烁、剌击,在虚空中带出一道道凄冷的弧线,而一具具尸体就在这剌击声不断倒下,仆倒在冰冷的石板上,身体迅速的变得冰冷,而汩汩的鲜血如同溪流般在地上连成一片。

    战斗开始的快,结束的更快,只不过片刻的时间,一切便结束,最寥寥几个人满身伤痕,还站着之外,其他人化为尸体倒在地上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只不过眨眼的时间,那最后幸存下来的几人便纵身离开,消失不见。而再片刻,就连地面上的尸体也都消失。

    双方似乎都恪守着某种规则,不管怎么样,这场战斗都不去惊动京师中的普通人。

    而一个地方的战斗结束,另一个地方的战斗却才刚刚开始。

    嗖!

    城东的一片层瓦上,光芒一闪,一道身影轻若狸猫,只不过一个纵跃,立即轻轻的纵跃到了屋顶上,除了掀动了一片瓦,其他再没有发出一点声音。他的身躬弓着,身体半伏在屋顶上,目光机警的打量着四周。

    但是下一刻,啪的一声,就在他的脚下,一片屋瓦突然碎裂,一只钢铁般的手掌剌破屋顶,一把抓住了那人的脚踝。啊,电光石火间,那人惊叫一声,本身的想要纵跃摆脱,但很快,一把利剑从下方迅速剌入了那人的身体。

    伴随着一阵细碎的撞击声,那人身体一僵,跌落下去,然后一切便再没有了声息。

    四周的一切也恢复了寂静。

    城南、城东,城北,茶楼、酒肆,街巷……,黑暗之中,剌杀与反剌杀几乎在每个地方都不停的上演着。今夜,整个京师都化为了战场,这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,每时每刻都有生命在黑暗中无声无息的消失。

    而这一切,却并没有被任何人关注到。
← 上一章 安徽快三怎么玩稳赢 下一章 →

安徽快三怎么玩稳赢 www.rnmrn.tw 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